元宇宙:未来认知战的新高地

2022年4月28日 by 没有评论

●元宇宙本质是与现实世界平行存在但又反作用于现实世界的高度发达的虚拟世界。

●与现实世界平行、反作用于现实世界、多种高技术综合,是未来元宇宙的三大特征。

●元宇宙提供了理解和发现现实复杂系统运行行为、状态和规律的全新思维方式,以及探知客观规律、改造自然和社会的新手段。

●加强元宇宙作用认知战跟踪研究,突出元宇宙作用认知战机理探索,将有助于丰富和促进认知战理论构建。

元宇宙本质是与现实世界平行存在但又反作用于现实世界的高度发达的虚拟世界。当数字、互联网、增强现实等虚拟技术和现代通信、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元宇宙就横空出世。与现实世界平行、反作用于现实世界、多种高技术综合,是未来元宇宙的三大特征。元宇宙运行符合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自然规律,其直接作用于人的思维认知但又不拘泥于思维认知的本质属性,决定其本身承载了现实世界的运行规律,提供了理解和发现现实复杂系统运行行为、状态和规律的全新思维方式和探知客观规律、改造自然和社会的新手段,同时它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认知体,因而具有不可估量的认知战应用价值。

元宇宙相对于其他技术的不同在于构筑了一个完整的数字世界,支撑其运行的不是单个或几个技术,而是一个复杂的高科技复合体。这个复合体是人构筑的,是认知的产物并随人类认知实践的发展不断发展演变,其认知运用具有独特的规律机理。

体系增强机理。元宇宙构筑的数字世界本身是一个高度发达的认知世界,在这个特殊的认知世界里,技术不仅以支撑和保障等附加角色存在,还直接作为认知的基本元素参与认知本身的塑造。也就是说构成元宇宙的技术本身具有鲜明的认知底色,既支撑了认知的运行又实现了认知的自我建构、革命与超越;既提供了一系列必要的技术服务,又打造了一个人类认知自我运行、独立作战的全息技术土壤。元宇宙对认知的作用不是单向度的,而是全维度的;不是单线条的,而是全系统的;不是独立式的,而是沉浸型的;不是片段式的,而是持续型的;不是周期阶段型的,而是全寿命流程的。思维认知发展有多远,元宇宙发展就有多远,因而能够更全面更深入更持久地塑造人的思维认知。于是,人类既用高科技打造了“阿凡达”这个人机结合的复杂系统,同时也打造了一个在“潘多拉星球”上能够自主思维、自我认知、自行思想与行动的生命体,这个产生于人又独立于人的生命体在新的宇宙空间里实现了自我完善与发展。

技知互构机理。与人工智能、信息网络等单个技术对思维认知的单向作用不同,元宇宙提供了一个技术与认知作用与反作用、影响与反影响的互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我们能够仿真、演示、模拟、验证这种双向互构共促的过程与结果,进而更加精准高效地认识认知、改进认知战方式,同时也可以直接进行真刀真枪的认知对抗。元宇宙提供了一个将现实作战场景数字孪生的平行认知空间,在这里认知战得以高效率推进、快节奏增强、全景式呈现。据悉,美军将虚拟技术运用于新武器装备性能验证、新战法运用效果检验及作战模拟训练等,依托的就是在元宇宙等虚拟空间中构建的兵力布置、作战地形、人文特征等近似实战的场景。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军队通过虚拟空间与对手进行直接的认知攻防,迷茫其心智,误导其方向,销蚀其意志。

能动反射机理。元宇宙作为与现实世界平行的虚拟存在,不是简单地将三维空间数字化复制,而有着自身运行规则并能动作用于现实世界,这种能动作用即是元宇宙认知运用的着力点。元宇宙空间博弈体现认知战特点,通过虚拟仿真在元宇宙中推演出的战争结果,可能直接作用于现实世界,通过感官触觉延伸到意识认知的争夺博弈,从而赢得认知战主导权。在认知视域下,元宇宙既是认知的新空间也是认知的主战场,既是认知的延伸域也是认知的新构件。目前,不少国家军队通过沙盘作业、兵棋推演甚至计算机仿真模拟来制定和检验战略战术、修订战法运用、完善训练方法、改进武器装备,就是虚拟世界反作用于现实的典型案例。随着元宇宙技术群不断发展融合,认知对抗必将更多更快地由现实世界向虚实结合的混合世界发展转进。

存在决定意识,技术驱动创造。元宇宙具有与现实世界的平行性、对现实世界的能动性、融多种技术于一体的综合性等诸多特征。这些突出特征,决定其作用于思维认知的不同特点规律。

跨领域构塑。认知的形成发展演变很少由单个因素决定,往往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元宇宙源自现实世界、呈现于虚拟空间,具有贯穿现实与虚拟的多域联通特征。所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种跨越不同领域、打通关联空间的跨域特质,最能从不同角度影响和塑造人的思维认知。最典型的案例就是游戏开发商越来越注重用建立在历史事实和现实感受基础上的虚拟故事吸引人感染人。美国已将这种跨领域塑造的超现实“真实”体验用于价值观的传播。目前最具代表性的“元宇宙”主题科幻作品是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头号玩家》,该剧侧重于描绘“元宇宙”诞生的时代背景及主角的现实地位与虚拟地位之间的巨大反差,通过故事情节和特效镜头细腻地刻画人类的真实参与感,从而传播在虚拟世界里通过“不流血”的斗争也能获得财富、地位、爱情和友谊的美式意识形态特别是价值观。

融合式影响。认知战运行依托的重要支点是谋略和技术,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技术之于认知战构成所占比重越来越大、作用越来越突出。可以说,缺少科技支撑的认知战是缺乏力量的认知战,有先进科技加持的认知战获胜的可能性更大。元宇宙作为融多种前沿科技于一体的复杂系统,在认知战运用上具有天然优势。不少人包括成年人深陷虚拟世界、沉湎网络游戏,很重要的是虚拟空间赋予游戏操盘手的超时空体验和成就快感。如果武侠小说是成人的童话,那么可以“随心所欲”纵横驰骋的元宇宙,则打造了一个超级童话世界,其对人的思维认知、价值追求、道德观念、情感意志、行为模式等的影响不可限量。

折冲性浸染。元宇宙与其他技术手段的一个很大不同,在于其构塑的是一个源自现实世界但又反作用于现实世界母体的虚拟世界。在这个复杂领域空间中,人的思维认知在现实世界与虚拟空间之间往来折冲、相互印证、反复确认、不断修正进而产生新的思维认知,并对两个世界都产生施动性影响。这种双向互动的折冲性浸染,一方面有利于正确思维认知的形成和发展,使现实世界的认知插上虚拟世界思想放飞的翅膀而更富想象力,同时也使虚拟空间的认知找到现实世界的物质支撑而更加科学。另一方面如果操作不当,很可能产生极大的安全隐患和伦理问题。这些年美军依靠人工智能和虚拟技术遥控的无人机攻击对手,就是虚拟世界反作用于现实世界的典型案例。这种攻击因远离面对面搏杀的惨烈现场,极大淡化了无人机操作员对生命的敬畏,降低了其遥控攻击对手的门槛。同时,由于侦察识别技术不完善,误击误伤误杀平民、友军甚至自己军队的事时有发生。

元宇宙作用认知战基于现实基础、引领未来发展,涉及虚实两界、贯通多个领域、涵盖多种技术,作战样式多种多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并非无规律可循。综合分析,基本样式有以下三种。

平台对抗。元宇宙就其与人的思维认知的关系而言,本身是一个复杂的认知行为体,是人类思维认知的衍生品,也是认知战的重要构件和平台。当敌对国家和军队都将元宇宙作为认知战的重要阵地时,元宇宙内部不同阵营间的认知攻防作战就现实存在。在这个平台上,元宇宙的一切技术、资源和力量都以思维认知为中心来整合运转。元宇宙作战突出表现为以扰乱、迟滞、阻遏、摧毁、消灭对手元宇宙存在和运行为目的的认知攻防作战。在这个领域中,谁的战略运筹更高端、战术运用更灵活、技术力量更先进、物质支撑更坚实,谁就能取得元宇宙认知战主动权。

体系破袭。元宇宙是由一系列前沿技术构成的认知系统,体系性是其固有属性和活力保证。数字基础、高效通信、区块链身份认证、全息AR成像、人工智能、高性能互联网等先进科技,构成结构紧密、功能耦合、体系完整的统一体,其中构件对思维认知的形成发展和攻防对抗缺一不可。很难想象缺少高位阶数字化、高质量通联、高速度计算等先进技术群的支撑,元宇宙还有存在的可能性。运用优势力量高压强制或以非对称战法攻击和阻断对手元宇宙体系的关键节点和科技运行链条,阻遏其运行、压制其功能、摧毁其存在,是元宇宙认知战的重要样式和高效路径。

曲向导流。元宇宙存在发展的一个重要价值和意义在于服务支撑现实世界关联活动。正常情况下,元宇宙能够以数字形式全景演示、展示、复盘和预测现实世界的相关活动。一旦虚实两个世界的通联受扰受阻或元宇宙内部自运行失序,很容易导致其反映的情况失实、分析的信息失真、推导的结论失效、提供的建议失策,使现实世界的关联活动跑偏走向。正是基于此,可集中力量对对手元宇宙内部运行或两个世界的通联技术装置进行诱导攻击,用极具迷惑性欺骗性的信息和场景曲向导流,迷茫其认知,干扰其判断,误导其决策。因此,应当加强元宇宙作用认知战跟踪研究,突出元宇宙作用认知战机理探索,强化和促进认知战理论构建。

据美国趣味科学网站26日报道,现存世界上最长寿的人——日本的田中力子近日去世,享年119岁。田中去世后,吉尼斯世界纪录证实,目前世界上最长寿的人是法国的露西尔·兰登(又名安德烈修女),现年118岁。

据27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论文,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副教授马扎尔·阿里及其研究小组已经发现了零磁场的单向超导性,这自1911年发现“超导体”以来一直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他们利用二维量子材料,制造出约瑟夫森二极管,为超导计算铺平了道路,或彻底改变集中式计算和超级计算。

根据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一项研究,微塑料可以将陆地上的病原体带入海洋,可能会对人类和野生动物的健康造成影响。那里是浮游动物、蛤、贻贝、牡蛎、鲍鱼和其他贝类等滤食性动物的栖息地,增加了它们摄取塑料和病原体的可能性。

这一报告是在美国各地行星科学家提交的527份白皮书以及97名专家近两年讨论的基础上生成的,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任务是:在本世纪30年代初发射天王星探测器;在30年代末或40年代初向土卫二(土星的卫星之一)派遣探测器。

自2015年以来,莫斯科国立钢铁合金学院科研人员一直在开发钙钛矿太阳能电池和光电探测器。据悉,莫斯科国立钢铁合金学院组织了钙钛矿太阳能电池的完整装配周期。该技术已获专利,且已准备好进行大规模生产并与硅太阳能电池竞争。

英国《自然·通讯》杂志27日发表的一篇论文指出,目前的铜线设施或能支持超快宽带。虽然这种双绞线只能在短距离上支持这一带宽,但研究人员强调,使用短距离的双绞线有望帮助实现全光纤技术。

4月20日,记者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悉,该校郭光灿院士团队李传锋、许金时、韩永建等人将携带不同轨道角动量的光子(又称为涡旋光子)束缚在简并光学谐振腔内,通过引入光子的自旋轨道耦合人工合成了一维的拓扑晶格,为拓扑量子模拟开创了一种新的方法。这项成果验证了利用涡旋光子固有自旋和轨道角动量作为人工合成维度的可行性,为研究丰富的拓扑物理系统提供了一个高度紧凑的实验平台。

因为丰富的色彩和形态等多样性,蝴蝶长期以来是昆虫生态与进化研究的重要主题。蝴蝶是凤蝶总科的物种统称,因其形态多样性,自达尔文时代就是研究物种适应性进化的重要类群之一。

澄江生物群代表了寒武纪生命大爆发的高峰期。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寒武纪大爆发研究团队的赵方臣研究员介绍说,在寒武纪早期几千万年的时间内,突然出现门类众多的无脊椎动物。“我们认为生命演化是有连续性的,华北板块发现的‘临沂动物群’正好接上了澄江生物群,可以研究两者之间的相关性。

近日,网上流传这样一段视频:上海一女士团购抢到一条鲈鱼,她给鱼做了新冠病毒抗原检测,结果显示为阳性。上海之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邵俊斌指出,进行新冠病毒抗原检测应严格按照说明书操作,这样得到的结果才具有参考意义。

如果说皮内试验或点刺试验是一种间接测定体内特异性IgE的方法,那么抽血检查就是直接测定血清中特异性IgE的手段。刘永生说,患者进行过敏原检测之后,还要由医生根据患者病史来综合判断,以确定其是否过敏。

在新冠抗原检测板的小孔里滴入橙汁或者可乐,检测结果竟然也能显示“两条线”……有谣言说吃橙子、喝可乐会影响检测结果,也有网友直呼,假阳性是不是来得有些太容易了。真正的阳性显色,是由于抗原检测捕捉到了病毒的蛋白质,在检测线处发生了抗体与病毒蛋白结合的反应,并且激发了显色反应,质控线

全球首批商用堆碳-14辐照生产靶件在中核集团秦山核电三厂2号重水堆机组入堆,标志着我国开启商用堆生产碳-14同位素,并预计将在2024年开始向市场供货。国家原子能机构副司长高洪滨表示,碳-14靶件入堆辐照,标志着碳-14的生产将开启自主化的道路。

4月26日—27日,由中国科学院发起,南非科学院、巴西科学院、俄罗斯科学院、印度国家科学院共同参与主办的金砖国家可持续发展大数据论坛,以线上和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在北京召开。郭华东建议,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通过科技创新和大数据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科学支撑。

针对新冠病毒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新疫苗开启上市步伐。在即将开展的临床试验研究中,研究团队将高度关注疫苗是否能够激发人体产生针对奥密克戎的特异性的中和抗体。张云涛介绍,即将开始的奥密克戎疫苗将分别针对两个人群开展,一部分人群是已经接种两针和三针新冠灭活疫苗的人群,后续会开展一针和两针的奥密克戎疫苗接种的临床研究。

脑卒中又称脑中风,是一类脑血管循环障碍引起的疾病,具有发病率高、病死率高和致残率高的特点。昆明动物研究所赖仞研究员带领的学科组牵头,与多伦多大学倪合宇教授等人合作,从森林山蛭中鉴定了一个活性多肽。

在回顾性分析胰腺癌患者临床病理切片后,我们发现癌细胞中BZW1表达水平越高,癌细胞生长越活跃,患者的生存期越短。在此研究中,郝继辉课题组通过一系列生物信息学的筛选,发现了一个新的促进胰腺癌生长的关键基因——BZW1。

气肿型胰腺炎属于感染性胰腺坏死的少见类型,而感染性胰腺坏死是急性胰腺炎的一种严重并发症。团队基于10余年的临床观察和实践治疗,构建了一个包含300余例感染性胰腺坏死的前瞻性队列和一个包含6000余例急性胰腺炎的回顾性队列,对急性胰腺炎领域这一罕见病的夺命规律进行了翔实的数据研究。

头方向细胞被认为是“大脑内部的指南针”,但人们对头方向细胞的编码机制知之甚少。据了解,经典的空间导航系统由海马体的位置细胞与内嗅皮层的网格细胞、头方向细胞和边界细胞等构成。

近日,兰州大学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兰大一院)骨科二病区为一名69岁的女性患者成功实施了全膝人工关节置换手术。2021年9月,第二批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集采公布结果:人工髋关节平均价格从3.5万元下降至7000元左右,人工膝关节平均价格从3.2万元下降至5000元左右,平均降价82%。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