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究竟是概念炒作还是经济新增长点?

2022年5月1日 by 没有评论

近年来,全球数字化进程显著加速,作为与数字经济长期发展密切相关,且存在巨大想象力的产业,“元宇宙”可谓切切实实火了一把。随着Facebook、微软等知名企业纷纷布局卡位,一时间,“元宇宙”成为了资本市场甚至全社会最前沿、最受关注的话题。作为人类社会数字化转型的新形态,元宇宙将对传统社会结构与运行造成哪些深刻的影响?“元宇宙”到底是数字经济的下一个高地,还是一场“概念炒作”?一起关注——“元宇宙的当下与未来”。1

迄今为止,人类社会已经有了数万年的文明史。从人类文明技术进步的角度来看,其核心思路是不断扩展征服自然的能力,强化人类自身的能力和社会组织结构并提高人类自身生活的舒适度。遵循这一思路,对基本劳动工具的改进、对食物和能源的优化利用、交通和通讯方式的一系列变革等逐渐在人类漫长的文明进化历程中被发明创造出来,人类的生产力和社会组织结构不断强化,并反过来促进了人类自身能力的发展和生活品质的提高。在这样的基本逻辑驱动下,数字技术的出现成为一种必然。从本质上讲,数字技术旨在大幅度提高人类逻辑运算和通讯的能力,从而能够极大程度上减轻和替代人类的脑力劳动以及脑力与体力结合的复杂劳动。在数字技术的驱动下,从点(计算机)到线(通讯)再到面(互联网),逐渐织起了一张覆盖全社会的数字逻辑计算与通讯的网络。在网络的基础上,随即产生了大规模的对传统真实社会的数字化采集和采集驱动,这就形成了大数据。而对大数据的分析又进一步提升了算法的分析能力并借鉴人类大脑的神经网络结构形成了人工智能,从而进一步形成了智能互联网。

人类社会互联网的建设极大地增加了人类自身获取信息的能力,加快了社会内部的组织与整合,优化了社会内部的资源分配,并通过与物理生产生活设施的连接形成了更为强大的物质生产能力,进而向全社会提供了更为丰富的物质产品并促进人与人之间更为紧密的社交和心理连接。换言之,网络在促进人类社会生产力提高的同时,构造了一个虽然无形但是同样有效的致密的社会空间。在网络空间中,人类通过人机界面从事大量的生产性劳动和生活性、社交性活动。因此,在元宇宙之前,人类其实就已经构建了这样的技术与社会结构。而元宇宙的出现只是进一步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和相关传感器技术,将原本无形之网和空间变得更为具体、精确和逼真,从而完成数字技术从点到线到面到体的技术进化。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讲,元宇宙的产生是数字技术发展的必然结果。

当前,尽管传统经济模式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世界范围内低收入国家和低收入人群依然大量存在,这意味着传统经济模式还大有可为;但从另一个角度,也就是从能够提供的产品模式出发,我们可以看到,传统经济形态的发展已经接近其自身的饱和点。

本质上来讲,经济系统的功能就是为人们提供各种各样的物质和精神产品,满足人们的物质和精神需求。而在一个技术阶段或者一种经济形态下,经济系统能够提供的产品类型是相对有限的,要受到基本的物质空间、技术能力和人们需求的共同限制。因此,在一定的技术条件下,随着经济系统能够提供的产品类型不断丰富,其自身就会逐渐临近产品类型的饱和点,也就是说,市场上不再有新品类的产品出现,这也意味着这种经济模式已濒临饱和。

从人类经济发展的历史来看,在采集渔猎时代,经济系统的主要生产方式就是采集和渔猎,其能够提供的物品主要是各种直接从自然界获取的食物和相关衍生品,如皮毛。当一个氏族群落的人们能够熟练掌握各种渔猎技巧,掌控一片山林河湖时,其能够提供的物品类型也就濒临饱和。这时候如果没有新的技术和经济模式转换,这一人类群落的经济和文明进化就会停滞。在近一万年前左右,人类开始大面积普及种植业并进入农业经济时代,这时围绕着农业生产和农产品的相关生产工具和生活物品也就被经济系统所生产出来,形成了种植业、畜牧业和手工业的经济格局。这一经济形态在人类文明历史中虽历时数千年,但其实际上很早就已濒临饱和,这导致大部分文明长期停滞在这一阶段。直到五百年前的地理大发现开始,欧洲率先进行了工商业革命,开启了人类的工业文明阶段。以能源、交通、通讯、生产组织方式和市场革命为代表的一系列重大的技术与制度创新极大增强了人类的经济能力,为人类社会提供了充足、丰富的物质产品。历次工业革命的本质都是不断克服技术和空间对人类需求的限制,通过一次次能源革命,源源不断地为人类提供新的能源模式,通过新材料的发明,不断构建新的社会物质基础,通过交通革命和通讯革命,不断拓展新的物理空间和社会联系,从而使得人类社会遍布陆地、海洋、天空,甚至踏足太空。

就目前而言,历经数次重大技术革命后,迄今为止已有三四百年的人类工业文明和经济体系已经接近产品类型的饱和点,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突破性的技术变革有限。近年来的技术创新虽然层出不穷,但如同蒸汽机、电力这样重大的历史性技术革命目前来说还未出现,且前景不明。目前根本性的技术原理还沿用着一百多年来以电磁场、相对论、量子力学为代表的科技框架,只是在技术应用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二是新的空间增长有限。自地理大发现以来,不断征服开辟新的地理空间为经济系统的发展注入了无限的活力,然而目前,地球上能够开辟的新空间已经饱和,而对外太空的探索依然困难重重且成本高昂。三是基本需求的普遍满足和消费欲望的饱和。三四百年的工业时代的发展,工业体系几乎已经把能够想到、能够创造出来的物质产品形态全部创造出来了,现有的创新无非是在具体的品牌、外观、细节功能上有所差异。这导致相对高收入的国家、区域和人群已经基本满足了所需要的物质产品,同时对新产品的更替动力不足。以上三个方面共同形成了今天全球现代经济体系濒临饱和的格局,这也集中表现为全球经济近年来的增长放缓。无论是资本、创新者还是普通人群,都在期待新的经济形态的产生。

正因为传统经济模式已经濒临饱和,所以数字技术兴起后,迅速被应用于对传统经济的改造上。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尤其是九十年代后,数字经济成为重要的经济发展驱动力量。元宇宙作为数字技术发展的最前沿,将进一步开创一种基于元宇宙的新经济形态,这集中表现在三个方面:

其一,创造新的经济空间。新空间的发现是经济发展最为直接和强烈的促动因素,如同十五世纪地理大发现促使其后工业革命的诞生一样,元宇宙通过构建高度拟真、沉浸式的新的虚拟空间,为传统上受物理空间限制的经济体系打开了一个广阔的数字天地。各种真实社会中的经济系统和产品服务,理论上都可能在这一数字空间中实现映射,这也就产生了新的不断生产虚拟数字产品与服务的强烈动机和实现基础。无数受制于物理空间限制的新的城市、新的景观、新的产品、新的服务,都可以在元宇宙中得以实现。这为备受空间限制的现实经济单元创造了更大的经济活动领域。因此,元宇宙不是一个单纯的、封闭式的单一虚拟数字产品,而是一个完整的数字空间系统,这意味着元宇宙不是由单一元宇宙公司提供的类似于现在的模拟仿真游戏一样的封闭体系,而是现实社会中几乎所有的经济单元都可以参与其中的庞大经济结构。就这一点而言,元宇宙或将为今日所有的经济单元打开一扇通向新世界的大门。

其二,创造新的产品服务形态。围绕元宇宙的发展,一系列新的产品服务形态将被创造。这主要包括三种类型:一是围绕着元宇宙接入的完整的产业体系。元宇宙的核心要点是要实现完美的人机接口,消除人类与数字世界的界面隔阂。这就需要包括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在内的全方位的感知仿真系统或者直接连接神经系统的脑接口系统。无论是对感知的模拟还是直接接入神经系统,都意味着需要大量新的数字技术和产品。二是元宇宙内部的数字场景开发。目前的元宇宙还停留在非常原始的阶段,其关键在于缺乏丰富逼真的各种场景,这既包括生活性场景也包括生产性场景,而在元宇宙中搭建高度逼真化的场景同样也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算力的投入,也需要相对专业的各种企业和人才。三是元宇宙内部能够提供的各种数字产品和服务。元宇宙的成败完全取决于其能否具有实质性的丰富活动,使得人们接入元宇宙是一件既具有经济价值又具有学习、社交、娱乐等价值的活动。以上三类产品服务形态,都是现有经济系统所不具备的和需要大量研发投入的新领域。

其三,创造新的生产组织结构。元宇宙不但将形成新的经济空间和新的产品服务类型,由于其高度的组织性,同样也将形成对现实经济组织体系的改造和优化。工业时代的经济体系虽然具有集约、高效、批量化的特点,但其缺陷也很明显,就是由于生产与市场分离导致无效生产和浪费很多,从而形成了经济的周期性震荡现象,通俗来说就是经济的周期性危机。因此,数字技术自诞生以来,就立刻被应用于对工业组织和经济体系的改造。网络经济极大消除了生产端与消费端之间的隔阂,促进了全经济体系的信息共享,极大降低了市场交易成本,促进了生产布局的分散化,提高了生产的针对性,以及通过柔性和先进制造技术满足不断增强的个性化需求。而元宇宙由于进一步创造了新的数字经济空间和生产交易体系的数字映射,因此将进一步打破传统工业体系不得不依赖于地理时空形成的布局和生产组织约束。通过元宇宙形成的数字工厂和交易体系,可以将整个地球的所有生产单元有效地组织起来,形成全球同步的生产和交易。资本方、科研人员、企业的管理者和劳动者可以通过逐渐普及的元宇宙接入端口实现对虚拟数字设备的操作,并通过数字孪生机制形成对真实设备的远程控制。而全球的消费者也同样可以在元宇宙中进行同步的消费和订制,从而形成一种横跨全球的同步生产交易体系。由于元宇宙体系远超真实社会的信息传递能力,这将是人类经济系统的完美的组织形态。

第一,元宇宙经济是否只是一种概念上的创新而非实在的经济新趋势?或者进一步质疑:元宇宙中的经济活动是否只是数字游戏,而非真实有效的?对这一问题的回答还是要回到经济活动的本来意义上。所谓经济的本质,就是不断满足人类的物质和精神需求,或者从马克思主义的视角来看,就是其中凝结了有价值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只要经济系统是为了满足人类合理的需求,或者换句话说,创造出了能够满足需求的效用,凝聚了有价值的人类劳动,那么经济活动就是有效的。元宇宙经济显然是符合这一有效性定义的,从元宇宙可预期的经济活动来看,接入元宇宙的各种外设,显然属于实体经济范畴,是现有数字产品的自然延伸。而元宇宙内部的各种数字产品和服务来自于大量有效的人类设计和劳动,为的是满足使用者的各种体验需求。至于在元宇宙中的各种数字劳动,其一方面实现了对其他用户的服务满足,另一方面则反馈于现实社会,例如在元宇宙内实施教育、科研活动和参与数字工厂的生产等。至于元宇宙内的各种交易,显然同样会通过数字映射机制,带动实体交易的繁荣和提高现实经济体系的生产效率。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元宇宙所形成的新经济都是有效的。

第二,元宇宙是否会挤压、替代实体经济?这一问题也是当今关于元宇宙的一个核心热点问题。对这一问题的回答要从两个阶段来看,从短期来看,在元宇宙兴起的初期,围绕着元宇宙平台的建设和相关配套设备的研发,实际上将兴起一股强大的实体经济投资和发展热潮,各种实体经济单元都会参与其中,推动现有数字经济体系的进一步升级和元宇宙化,消费者也乐意为新奇的事物买单,因此不但不会形成对实体经济的挤压,反而会形成新的产业热潮和形成人类社会新的经济增长热点,从而推动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而从长远来看,也就是在元宇宙大面积普及和适用后,或许会出现人们的生活方式从现实生活向元宇宙中的拟真虚拟生活转移的现象。这当然会相应地抑制现实需求,如同今天互联网的兴起直接遏制了传统餐饮业而带动了外卖行业一样。这一趋势的出现,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在历史上,经济热潮后往往会由于消费需求的一时满足而陷入一段时间的低谷。当然,对这一问题的解决需要在元宇宙体系基本完善之后,实现人们线上线下生活消费的平衡,既需要经济和文化引导,也需要复合的治理手段。就目前而言,显然不必过早担心。

第三,元宇宙是否会导致人类文明进步的停滞?这一问题是上述问题的延伸,也是事关元宇宙发展的终极问题。从长远来看,元宇宙一旦较为完善,的确可能会产生较大范围的全人类的社会虚拟化,从而抑制人类对更大的深远宇宙空间的探索和对现实世界的完善实践。然而这一可能需要三个基本的前提,一是元宇宙足以提供非常逼真、令人流连忘返的虚拟情景,这一点从目前来看技术上还有很大差距。二是现实世界的情景和生活非常糟糕,使得人们不得不借助元宇宙寻求寄托,这显然在很大程度上不是现实。很多关于虚拟社会的科幻作品都将未来渲染成为历经工业污染和战争破坏的废墟性文明,而从目前全球关于环境保护和世界和平等重大问题的一致性努力来看,现实世界沦为废墟性文明的可能性不大。三是相关治理体系的缺失。元宇宙作为依托于现实世界的虚拟模拟,同样要受到现实治理体系的约束。一旦对元宇宙的使用形成制度性约束,就很容易跳出其构建的虚拟陷阱。而从目前的普遍认知来看,全球范围的有识之士对此都有所警觉。因此,只要构建起有效的治理体系,建设好现实世界,对虚拟化陷阱有所警觉,不放弃对外部世界的探索,就可以避免由元宇宙导致的人类文明的停滞。

综上所述,元宇宙是当前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个新领域,将开创新的经济空间、新的产品服务形态和新的经济组织体系,从而拉开新经济阶段的大幕。围绕元宇宙的研发和建设,将出现新的经济社会增长点并助益于传统产业的升级。对元宇宙的发展引导要注意加强与现实经济的连接,同时做好现实社会的有效治理,从而避免可能产生的虚拟化陷阱。总体而言,围绕元宇宙的经济发展大有可为。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